【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浏览:167时间:2020-06-13

若是大家经常造访台北车站一带,或许曾在博爱路、忠孝西路与延平北路的交会处看到一座以红砖与石条砌成的古朴城门。如果您平时有在关注文化资产的相关议题,可能知道这座城门名为「承恩门」,是清廷营造台北城时所兴建的北城门。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位于博爱路、忠孝西路与延平北路交会处的承恩门。

不过,您有没有想过为什幺台北城的北门会被取名为承恩门?它的长相又为什幺与台北市现存的东门、南门与小南门大相逕庭呢?接下来,且让笔者为各位朋友娓娓道来。

要谈到承恩门的故事,我们就得先从台北建城的历史开始说起。1875年,清廷受到「牡丹社事件」的刺激,决定採纳钦差大臣沈葆桢的建议,在台北地区增设台北府,以此加强对于北台湾的控制力道。

关于要在哪里兴建台北府的官署与城垣,基于台北地区最为热闹的艋舺(今万华区一带)与大稻埕(今大同区西南)两地可说是势同水火,台北府知府陈星聚便以双方之间的广袤水田作为兴筑台北城的预定位址。如此一来,不只可以顺利平息彼此的建城之争,未来还能串连两地的繁荣盛况,实可收一石二鸟之效。

话虽如此,由于缺乏收购土地与修筑城池的经费,加上原为水田的土地过于鬆软,陈星聚只好先在城墙的预定地一带种植竹子以培土。到了1881年,福建巡抚岑毓英奉命巡视台湾,意外发现台北城的修筑进度居然严重落后,便积极与官绅协商,促使台北城的筑城工作终于在翌年正式动工。

岑毓英返回福建之后,修筑台北城的工作交由台湾道刘璈负责主持。刘璈其人素信风水之说,认为城池需要有「靠山」才会吉利,便把原本朝向北方的台北城轴线转向东北方的七星山,连带增加了筑城的花费。历经这样一番波折之后,以坚固城墙与护城河所围绕的台北城总算在1884年顺利宣告竣工。

若是从空中向下鸟瞰,台北城是当时极为少见的方形城池,并且在靠近艋舺、枋桥(今板桥)、锡口(今松山)等地的位置分别修筑了五座城门。

其中,位于城池西北方的承恩门不仅是通往大稻埕地区的重要门户,由于清廷官员来台北赴任时大多乘船自淡水河上溯至北门附近靠岸,再从北门进入台北城,是故,北门不仅在城外设有迎接官员的「接官亭」,更因为承接来自北京的「天恩」,遂被取名为承恩门。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图片来源:Taipics.com
从这张照片可以清楚看到承恩门外面还有一座瓮城,而瓮城北方则是迎接清廷官员的接官亭。(蓝字部分为笔者加注)

靠近淡水河的地理位置固然有利于官民利用水路往来府城,反过来说,若是敌人利用水运入侵,同样可以迅速攻抵北门。

为了强化北门的防卫能力,清廷除了在北门外侧建设方形的瓮城与挖掘护城河之外,还採用了碉堡式的封闭设计,将北门的屋顶、墙面乃至于台座完全合为一体,并在木製城门上镶以铁皮,使其能够承受现代火炮与攻城器具的猛烈冲击。

基于北门拥有如此坚强的防卫力量,清廷官员便在北门的瓮城上方製作刻有「巖疆锁钥」四字的石製门额,以此期许北门能够发挥强大的扼守功能,拒敌于城门之外。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守城方常在城门外侧另外修筑瓮城,并使瓮城城门与主要城门刻意不置于同一条轴线上,以此迫使操作攻城器具的敌军转弯,藉以迟滞敌人的进攻速度。

就在台北城竣工的十年之后,清廷在甲午战争败给了新兴的强邻日本。双方和谈的代价,则是清廷将台湾、澎湖等地永久割让。其后,便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台湾民主国」成立,日本政府则派遣近卫师团来台武力接收。

随着抗日战事接连失利,民主国领袖唐景崧等人先后内渡中国,使得台北城顿时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为了恢复城内的秩序,台北仕绅将希望寄託于日军身上,推派商人辜显荣作为代表,引导位于基隆的日军朝向台北城进军。

当日军前锋兵临紧闭的北门前方,城内居民便从城上放下竹梯协助日军进城。就这样,日军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便迅速接管了看似固若金汤的台北城。更为讽刺的是,日本官员后来拆除北门瓮城时,还将刻有「巖疆锁钥」四字的石材卸下,使其成为总督官邸(今台北宾馆)的凉亭础石。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这块石製门额原本置于北门瓮城,日治时期曾一度成为总督官邸的凉亭建材。战后,这块石材先是移至台北新公园,到了二十世纪末才总算移回北门圆环。

随着在台湾的统治逐渐步上轨道,日本官员也开始在台北推动铁道建设与都市计画。起先,他们为了将原有的铁道路线从通往大桥头改为经由北门通往艋舺方向,便拆除了部分的台北城墙以利于火车通行。其后,日人为了推动都市计画,公开宣布将要拆除台北城的剩余城墙和所有城门。

对于台北的许多仕绅来说,由于他们曾经出资赞助台北城的修筑,甚至隐然有相互竞争的心理,也因此,总督府拆除城门的政策竟然意外引起仕绅们的激烈反弹,迫使总督府选择与之妥协。

除了已经拆毁的西门之外,包含北门在内的四座城门全部获得保留。到了1935年,总督府又依据《史蹟名胜天然纪念物保存法》,正式将北门等四座城门定为史蹟予以保护。

即便如此,政权的再次更迭使得承恩门又得重新面临未知的命运与挑战。1945年,国民政府以战胜国之姿从日本手中接收台湾的统治权。四年之后,台北便成为国府的「战时首都」。

为了宣示中国主权的代表性与正当性,到了1960年代,国府除了动工兴建北方宫殿式的中山博物院(即故宫)与国父纪念馆等建筑物之外,更以「整顿市容」为由,将台北市区的东门、南门与小南门三座城门也改建为北方风格的城楼建筑。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与北门相似,东门原本也是拥有瓮城的碉堡式城楼,却在国府的改建下尽失原貌。

至于承恩门所在的忠孝西路一带,由于台北市政府决定兴建跨越铁道路线、通过北门位址的北门高架桥以解决交通壅塞的问题,便打算直接拆除「挡路的」承恩门!幸好,在众多学者与民众的极力争取之下,市府最后同意让高架桥绕过北门。是故,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承恩门便遭到北门高架桥与延平南路匝道双双包夹,使得城门结构受到桥身压迫,难以一眼窥其全貌。

1983年,北门被内政部指定为第一级古蹟,它的悲情际遇也终于雨过天青。随着华山至万华段的铁路完成地下化,用来解决交通问题所兴建的高架匝道必要性也大为降低。1995年,缠绕着北门的延平南路匝道因为使用率偏低,由市府下令拆除,使得北门获得了「网开一面」的难得机会。

【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被视为台北城门户的承恩门,为何两度险遭
拆除延平南路匝道后的北门样貌,后方的高架桥即为北门高架桥。

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北门所位处的「台北西区」逐渐成为市府亟欲翻转的施政重点之一。2015年,市府宣布推动「西区门户计画」,试图赋予旧城区一个崭新的生命与意义。

其后,市府不只施工拆除了北门高架桥,更着手整顿北门周边的交通动线,将北门打造为拥有宽广绿地的广场空间。至此,北门终于摆脱长达四十年的「紧箍咒」,得以恢复美丽的天际线。

令人喟叹的是,为了成就这块难得的北门广场,承载着日治时期铁道记忆与都更历史的三井仓库则是被迫移地重建,进而引发许多「文化恐怖份子」的强烈质疑与不满。究竟三井仓库这栋历史建筑又有着什幺样的历史故事与时代意义呢?且待笔者下回分解。

本文原发表于时空侦探的历史行脚

►只读文章不过瘾?您也可以参加时空侦探的城市导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