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的世代:好名声传播得很快,误解和批评却也可能如洪水猛兽

浏览:411时间:2020-07-30

缇娜正在病房里打病历,旁边很熟的护理师「惠惠」移开病房内患者订阅的报纸,惊呼了一声:「哇!」

缇娜抬头:「甚幺东西?」顺着看过去,惠惠指着报纸上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张「手臂上长了耳朵」的照片。

好奇再看,原来是一则医学新知报导。

好事传千里

只见新闻以斗大的标题写着:「医师在他手臂上种植耳朵,新的医学时代到来了」,尤其是那新闻的图片,令人不住多看两眼。

惠惠说:「好厉害啊!现在医学已经进步到这样了!」缇娜歪头微笑:「是很厉害啦...可是,这算新知吗?我记得好像之前鹤仙就有做过这样的手术了。」

贺教授,高瘦硕长,一副仙风道骨样,远远看走路像用飘的,外科学长们的都称作「贺仙」「鹤仙」。

惠惠说:「甚幺?真的吗?」在网路上一查,果然查到有关院里医师使用组织扩张器重建修复全耳移植手术的文献,且早在2006年就已经发表。

网路的世代:好名声传播得很快,误解和批评却也可能如洪水猛兽

缇娜说:「不止唷!这当年还是刊登在美国整形外科医学会杂誌,那是整型外科界最顶尖的期刊耶!约莫就是⋯⋯整形外科论文的《Nature杂誌 》等级吧!那个病人早就完整移植好了。」

惠惠惊讶:「哇!这幺厉害的人在我们医院?怎幺都不知道??」缇娜笑笑答道:「鹤仙本来就很低调啊!但我们这里的整形科真的很强!强到没话说,是世界等级的唷!」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然而同样是网路,就在两天前,缇娜却也因为关于网路的事情,结结实实上了堂课。

缇娜进入外科,身为一个努力圆梦的小小住院医师,她很高兴的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各种开刀的趣事啦、治疗的感动⋯⋯等等。慢慢的也累积了一些按讚数。

她上头的学长:妥哥,是个非常讨厌网路的家伙。妥哥自己的脸书空蕩蕩,很妙的是,身为总医师的他,还掌管着医院官方脸书的帐密,三不五时要去看一下有没有网友回文。

妥哥大骂:「那些网友齁⋯⋯超无聊的!我都不想管这些回文甚幺的!」

缇娜:「学长,不是这幺说,现在是多管沟通的年代,网友们有不懂、误解的,除了看诊之外,很容易自己上网乱查被误导。吓坏自己不说,还被三教九流的直销或是心灵营养师骗了,那就不好了。」

妥哥瞪她:「学妹我看你很闲嘛!医师没事都在发文,是想要做广告行销?告诉妳啦!医师就是不行做这些啦!乖乖做好妳的本分少在那边发言!」

结果过两天后,医院发生了事件。

这幺简单的事情,却被民众大大的误解了。民众着急不已,看着围绕病人却无动作的护理师们大骂:「你们怎幺不快点?搬啊!搬啊!!急救室这幺点距离!应该很容易吧!」。边骂边录影,然后影片上传到爆料社团。瞬间,整个医院官方脸书都被炸了;上千则愤怒的留言,刷满了整个页面。

妥哥边拉下网页页面,边哀号:「怎幺会这样?所有网友都在乱骂一通!不回话也骂!回话也骂!」

缇娜问:「学长,你回了甚幺?」

妥哥转过手机,缇娜一看只觉得头晕。妥哥可能怒气上来,把他平常开刀房内那种外科医师特有的任性跟坏脾气都表露无遗。

他回在「置顶」区:「该次事件中如有人员责任及赔偿问题,一併处理」。

难怪会炸啊⋯⋯

网路可以是助力、也可以是阻力

缇娜问惠惠:「你觉得,医师,或者说,医院,该不该特别经营所谓的脸书、或你叫做网路品牌?」

惠惠枕着下巴说:「嗯⋯⋯不可以吧?」

「那幺,像学长这样,视网路经营为畏途,然后一旦有了公关危机要处理,怎幺办?」

惠惠:「那就⋯⋯等到有危机的时候再说?」

缇娜笑笑,换了一个方式讲:「如果现在病人到诊间看诊,医师是不是该知无不言?这样,是一对一的沟通。那网路,是不是一对多的沟通呢?」惠惠点头。

缇娜接着问:「如果,这也是一种沟通,那是等到有危急状况了才开始沟通?还是平常就要建立良好的信任基础?良好的沟通管道?」

「那还是平常就有在沟通比较好」惠惠答道。

缇娜接下去解释:「网路经营就是这样的,医师在网路上如果只是卫教程度的解说,无妨。但如果是线上问诊,就还是要请病人真的去找医师面对面看诊,毕竟很多细节,是要亲眼见到了才能确定的。再来,就是关于品牌建立,是否要广告的问题了。很多医师会把自己苦心研究的成果,侷限在学术的领域内发表,但却忘了可以跟一般民众介绍,这其实很可惜。其实这不用太妄自菲薄,大方的说没关係啊!」

惠惠:「对阿!像这次如果不是你讲,我还不知道我们医院有这幺厉害的技术呢!而且还早了十年!」

缇娜:「品牌啦⋯⋯网路啦⋯⋯都只是方法,但有这幺卓越的技术、声满国际,都还只是白色巨塔顶尖上少数人知道,更是要好好把它广为发扬跟传承下去。」

惠惠:「真的,我觉得超骄傲的。」

外科是实力论英雄的地方,没有甚幺会局限的了想拓展的心。新技术、新仪器、甚至连新的沟通领域,开放的心胸,海纳百川,网路可以是世界各地专家切磋的平台。